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Eo's Book Review

经济观察报·书评增刊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们的口号是“一切建设,从阅读开始。” 出版日期:每月第一周随《经济观察报》报纸赠阅。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明朝还有哪些事儿?(2)By 李大卫  

2010-08-04 16:35:4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3

 

《明朝》的最大功劳,不是对于人事纠葛的喋喋不休,而是普及关于明朝制度的知识,从科举到官制。朱元璋为限制官僚机器的权利扩张煞费苦心,设计出来的制衡机制密如凝脂,并由此引出一个问题:明朝政治何以仍然腐败如此?

 

今天大家终于明白:一切只限制别人,不限制自己的制度安排,都是这个结果。直到现代政体出现,这个问题才有了解决的可能。

明朝统治者中的少数精英,也深知改革之必要,甚至取得过重大成果——比如被作者称之为明朝最伟大政治家的张居正——但最终人亡政息。不管明帝国实行多么严厉的孤立政策,但它的经济活动已经在无意之中,纳入一个全球体系。张居正的税制改革不能善始善终的原因之一,就是作为货币流通的白银大量来自新大陆。当荷兰、英国派出游击舰只,劫掠西班牙和葡萄牙船队,加之西班牙着手打击其美洲殖民地到亚洲的白银走私,中国银价立刻上升,人民的税收负担(法定以白银为缴纳手段),也随之变得不堪忍受。

作者显然意识到这个问题,并不时调整笔锋所向。由于明朝很多事儿发生在全球背景下,他在叙述当中作出了相应努力。郑和舰队为他提供了理想的故事平台。

但同样,这里充斥着抒情和感慨,而不是着力于那七次伟大远航,对于一个新生帝国的政治意义和经济成本。毕竟当时的明帝国,正面临这向北迁都、应对蒙古残余势力威胁、疏凿运河等重大任务。

据马欢(船队翻译官之一)的《瀛涯胜览》记载,郑和船队单宝船便有63只,中等以下舰船不算。所谓宝船,长444尺,宽18丈,排水量至少5千吨,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木质船只。我见过一组数据,关于英国建造于18世纪中叶的“胜利号”战列舰。该舰尺度远小于郑和宝船,全长不到70米,排水量35百吨,后来成为纳尔逊上将的旗舰,赢得过特拉法尔加海战。为建造该舰,砍伐了超过100英亩林地的6千多棵树木。这一规模的战舰,当时皇家海军也只拥有一艘。

无法想象为建造郑和船队,需要砍光多少森林,而当时新都北京正在大兴土木。对于任何帝国,那样规模的远航恐怕都会难乎为继。但就造船而言,宝船无疑代表当时人类工程技术的高成就。除了巨大的体量和复杂的结构,宝船还有一些极为巧妙的设计,以维持风暴中的稳定航行。对于这样的成就,书中同样语焉不详,好像作者下定决心,严守君子不器的古训。

正是这些成就,造就了另一个明朝。这个明朝除了勾心斗角,党同伐异,还干过更有意思的事情。除了文学、书画、戏剧上的辉煌成就,明朝人还发展出一套精致的生活方式,虽然有机会享受的人不是太多。关于这些,作者偶有提及,但也仅仅是点到为止,比如谈到《西游记》和《本草纲目》。

读到李时珍,我自然产生这样的疑问:这位伟大的博物学家,和同代的瑞士人盖斯纳一样,独自建立起一套生物分类体系,但何以未被后人发展成完善的林奈式学说?我不能满足于中国人缺少纯粹知识的兴趣,这样的解释。

《西游记》我最近重读过。除前人曾经指出的,孙悟空可能是《罗摩衍那》中的哈努曼在汉语中投胎转世,我惊讶于小说中对于各种异国动物的准确描述,比如犀牛、狮子和大象(象头神格涅沙的变形?)。因此我相信明朝人的知识状况,远比我们以前了解的更为复杂。

我更感兴趣的,是这类《明朝》一类读物流行的原因。某种意义上说,你读什么书,你就是什么人。从书籍(以及包括电影在内的其他文化产品)的流行,可以看穿一个社会的内心。阅读大多是个心理上的移情过程。老实本分的人,未必热衷政治上的阴谋诡计,而是守着电视,看看韩剧什么的。这部书的热销,说明我们的社会中,有创业欲望,或是有家业可守的人多了。这是历史的巨大进步。抑制这些人的发展欲望,将带来灾难性的后果。

 

4

 

《明朝》还是一本关于帝国的书。因此除了官僚之间的斗争,作者对于帝国之间的更替,同样有所着墨。我相信中国朝野上下,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思考这样的问题,即我们在经济、政治、军事上,更多受制还是受益于现行的国际体系。

 

至于这种思考所依据的信息是否可靠,则是另外一个问题。在这一体系中,中国眼下排名第二。剩下要做的,就是期待美国持续衰落,并在加速其衰落的过程中有所作为,然后以第一顺位,取而代之;还有一个对策可能成本更高,那就是公开的暴力对抗。

大家很少讨论另一种可能:随着美国出局——且不管亡国、解体还是沦为二流——那个我们姑且称之为Pax Americana(请参见文后注释)的东西,也将随之消亡;而新的霸主必须有能力通过军事或其他什么手段,维持相对的世界和平,并在这一前提下,对国际间的经济、文化、集体安全等进行安排。中国目前这个世界第二的位置,也只在现行国际体系中受到承认。一旦出现乱局,群雄起而逐鹿,大家从小组赛重新干起。那时我们的胜算究竟还有几成?

当然我也清楚,这种问题从来都是白问,除了给我自己找麻烦。因为在权利的角逐中,理性从来都是手段,激情才是原动力。

直到20年前,世界上还有另外一个体系在和目前这个年轻人熟悉的体系对抗。当时的对抗有个术语叫“冷战”。那个体系的老大是苏联,也就是今天俄罗斯的前身。由于历史原因,我们很多同胞对那个国家感情暧昧,而且至今为其退出历史舞台耿耿于怀。于是就有了另外一个“假如”:假如苏共拒不收缩其势力范围,结果就将如何如何;诸如此类。且不说当年莫斯科的新沙皇是否吃素,以及他们是否还有戈尔巴乔夫改革之外的其它选项。何况作为历史的输家,加上所犯种种罪孽(包括对中国),苏联的结局已经算善终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7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